全国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400-708-7070  

当前位置: 首页 >> 暴力犯罪 >>新闻详情

成都涉黑团伙杀害亿万富豪 20名被告受审
作者:刘德华 王清 发布日期:2015-03-25

亿万富豪被杀带出成都“黑老大”

一个首领、6名骨干,网罗社会闲散人员多人,形成组织结构较为严密、等级分明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杀害警察。

这只是四川省成都市以雷晓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的犯罪事实之一。近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此案,20名被告人出庭受审。

 

1年前,四川省成都市警方重拳出击,迅速抓获以雷晓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主要成员,一举打掉了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

今年10月13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黑老大”雷晓伟等涉黑案,团伙17人被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等10余项罪名。另外3名被告人被指控涉嫌其他罪名。

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敲落宣布开庭,雷晓伟团伙走向了终结,其斑斑劣迹也在公诉机关的指控下渐渐浮出水面。

据了解,雷晓伟涉黑案目前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1、【庭审现场】

受害人妻子当场晕厥

法院最大审判庭座无虚席

10月13日的庭审原定上午10时开庭,由于该案在当地影响颇大,前来旁听的群众一早就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排队的人群中,有不少是自发前来的成都市民。早上8时就开始排队等候的李某说:“虽然我跟受害者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还是想看下做了那么多坏事的人究竟长啥子模样!”和李某一样,很多成都市民都想亲眼目睹雷晓伟等人的下场。

由于此案对外公开审理,凡持有身份证明的人员均可旁听。不过,法院也提高了安检标准,所有行李物品均需要通过仪器检查,而携带的饮用水还需要喝一口才能放行。

法庭内,多名法警排成一列,将受害者家属和被告人家属隔离开,安排在两侧,中间的座位留给普通市民,同时安排多名法警维持秩序。

此次开庭,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最大的一个审判庭座无虚席。由于旁听人员太多而安检速度过缓,开庭时间因此推迟了近一个小时。

旁听席上突然出现横幅

上午11时,雷晓伟涉黑案正式开庭审理,当审判长宣布带被告人入庭时,法庭内的气氛显得格外凝重。20名被告人在法警的看押下陆续被带上法庭,雷晓伟走在队伍的前列。原本强压伤痛的受害者家属中立刻传来阵阵抽泣声,其中一位受害者的妻子更因悲痛过度当场昏厥。

20名被告人一字排开,身着囚服,其中,雷晓伟的囚服是颜色鲜艳的金黄色,昔日一言九鼎的“黑老大”如今只有这一点显得与众不同。40岁的雷晓伟个子不高,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好。他不时用眼角扫射旁听席,见旁听席上有人挥手,雷晓伟点点头,一副轻松自若的样子。

法官开始一一核对被告人的姓名,每念到一人,被告人便大声答复。当念到四川华锐投资公司老总李筱华的名字时,旁听席上突然有一名男子大喊:“严惩李筱华,该杀,该杀!”同时掏出白色横幅。法官不得不出面制止,将20名被告人全部带离现场,而法警将该男子带离法庭。

庭审过程剑拔弩张

在法庭调查阶段,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雷晓伟及其团伙成员何强、杨勇、聂成、李筱华等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及合同诈骗罪等10余项罪名。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对于法庭的指控,几乎所有被告人都回称“同意”。然而,在庭审进入到质证阶段时,出现了团伙人员供词不一的情况,全没有了往日的江湖义气。对被告人雷晓伟的指控,雷当即否认,当庭翻供,并以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为由申请对证据的法律效力进行复议。

公诉方认为,“花舞盛焰娱乐会所”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基地,而雷晓伟是实际控制人,但雷几乎推翻了所有指控,辩称该会所是由自己的姐姐和母亲经营,而自己与其他被告人大多“只见过几面,朋友而已”,甚至对这些人行凶并不知情。

不过,其他被告人的陈述让雷晓伟的辩解露了馅:雷晓伟被其他被人告称呼为“伟头”,并将“花舞盛焰娱乐会所”的收入、股份用作“奖励成员效忠”。

经过公诉人与辩护人间一番激烈的舌战,原本丝毫不慌乱的雷晓伟一伙开始自乱阵脚,所说前后不一,不时引发旁听席上群众的不屑的哄声。

2、【犯罪劣迹】

背负四条人命

警察“不给面子”遭杀身

根据庭审得知,2005年年底,雷晓伟在成都市武侯区科华中路开设了成都花舞盛焰娱乐休闲会所。该会所名为合法娱乐休闲场所,实为雷晓伟团伙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据点。在这里,雷晓伟对团伙组织成员实行军事化管理,上下级组织分明,所有成员统一住宿管理。

在经营娱乐休闲项目的同时,雷晓伟把目光盯上了有偿陪侍和毒品这个能给他赚取巨大经济利益的行当。在他的安排下,团伙成员开始从事毒品贩卖,容留他人吸毒,攫取非法利益。

为了达到鼓舞组织成员,网罗人心的目的,他还将该会所的部分收入、股份作为组织成员的工资、奖励。

警察“不给面子”遭杀身

受害人张德刚生前是成都市公安系统的一名民警。2004年2月7日凌晨1时许,张德刚和朋友杨某等人在武侯区桐梓林某酒吧饮酒,后来张德刚的一名朋友又叫来了林中海等人一同饮酒。结账时,林中海得知张德刚是一名警察,便争着埋单。被张德刚拒绝后,双方发生纠纷。林中海认为,张德刚没有给他“面子”,遂打电话请求雷晓伟帮忙。

雷晓伟得知后,随安排胥志、任超(已判刑)带人前往。胥志、任超等9人对张德刚等人进行殴打,其中孙柯持随身携带的猎刀刺向张德刚,年仅31岁的民警倒在了血泊中。

2005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罗忠明派人找雷晓伟的女友王晓林(另案处理)索要高利贷债务,二人因此发生纠纷。王晓林随即找到雷晓伟,要雷出面解决。

当年10月17日晚8时许,雷晓伟安排手下骨干杨勇等人,携3支枪赶到桐梓林北路6号海阔天空茶楼门前,欲与罗了结此事。

结果,光天化日之下,双方10余人见面后开打:宋光明从裤兜掏出事前准备的手枪向着地面和面前的罗忠明各开一枪,雷晓伟团伙成员张东华掏枪射击,同时,团伙成员余延平也开枪向对方射击,导致罗忠明一方成员吕辛宁中枪身亡;罗忠明胸部中枪,侥幸逃离,后因急性胰腺炎发作死亡。光天化日之下的一战,令两人殒命,1人受伤。

亿万富豪讨债中遇害

为投资房地产,四川鑫泰新实业公司老总刘庆新,与四川华锐投资公司老总李筱华联手合作,约定由刘庆新出资4300万元、李筱华寻找项目。但因李筱华的原因,投资失败,李筱华为此欠下刘庆新工程投资损失费43万元。2009年11月13日,刘庆新到李筱华的公司找其签协议,收取损失费。未果后,两人约定3日后签协议。

刘庆新离开后,李筱华赶紧叫雷晓伟安排人员,于11月16日到公司“维护秩序和保护其安全”,且一定要从刘庆新手中抢回欠款承诺书。当日上午,在雷晓伟的安排下,被告人何强召集聂成等14人,来到位于武侯区航空路6号“丰德国际广场”李筱华的办公室内。

11时许,毫无防备的刘庆新按约独自来到李筱华的公司。一进办公室,他就发现里面已坐着十余名男子,且手持器械。发觉气氛不对,刘庆新准备退出。可为时已晚,杨勇等人冲上去强行将其拖入办公室,逼要承诺书。刘称没带在身上,他们便对其搜身、殴打、刀刺。受伤严重的刘庆新在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案发后,雷晓伟、李筱华等人四处逃散。次日,雷晓伟被警方抓获,李筱华、丁洁等涉案成员也相继落网。

3、【伤害过后】

顶梁柱轰然倒塌

几个家庭支离破碎

6年前,张德刚被杀害。6年后,张德刚的女儿已经10岁,老父老母已年逾70,其父张林的身体状况更是在儿子出事后每况愈下。

张德刚火化那天,张林就突发心肌梗塞。事发5个月后的一天,老人在家看儿子照片,读完当时已被逮捕的一名参与殴打儿子的犯罪嫌疑人的起诉书副本,悲从中来,突发脑溢血,再次入院。当年9月,因为心血管堵塞,张林再次做了手术。

伤心的不只是张林,还有张的女儿。

从她记事起,书包里就一直装着一张父女俩的合影照。

如今,张家祖孙三人靠张林夫妇的3000元养老金生活,加上张德刚生前所在单位每月的200元补助,除去家里的开支和小孙女的学费,已经所剩无几。

刘庆新生前是四川鑫泰新实业有限公司老板,还是20多家企业的控股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根据受害方代理律师介绍,刘庆新身亡时还不到40岁,却已白手起家打下了至少20亿元的身家。

刘庆新去世后,留下了无限悲痛的妻子及一儿一女。女儿刚满8岁,儿子才1岁多。

刘妻及儿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因刘身亡而造成的项目停工、土地转让停滞等刘参股或名下20余家公司各项经济损失、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3000万元。同时,刘庆新的父母也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提出20万元的索赔。

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中心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新中街68号聚龙花园8号楼4层403室 邮编:100027 办公电话:010-66080618 传真:010-66081238

版权所有: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 京IPC备10254158号